【深度好文】揭秘中国比特币地下江湖:海外搬砖和场外交易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9-26 20:31
  美国的监管也呈现出从严趋势。SEC已经在官网放挂出了针对代币投资者的指导内容。值得注意的是,一些被SEC列为买家考虑因素的条款,是认定投资骗局的衡量标准。此前,SEC已经规定,想要发行代币融资的公司,必须在遵循联邦证券法的框架下,按步实施。 

  9月4日,七部委联合叫停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奏响了监管的第一声号角;一周前,监管层再落重锤,要求境内比特币交易所制定无风险清退方案,于9月底前关停。

  自监管新政下发之后,出产全球75%比特币的中国市场转瞬喧嚣不再,规模庞大的财富洪流突遭闸口关闭,那么,中国大量比特币玩家未来又将如何兑现手中依然价值不菲的虚拟货币?

  据腾讯深网了解,对ICO项目而言,因不甘代币回购价格低于买入价格,很多投资者仍攥有代币。抱着对海外ICO的憧憬,他们翻到telegram这样的国外社交通讯上,追踪打探项目方的进展。

  对传统的比特币市场而言,中国境内的交易平台已不能充值人民币,虚拟货币与法币的交易也被叫停,如何套现手里的虚拟货币成为中国玩家的难题。

  据腾讯科技了解,已有投资者试水可盈可乐(coin cola)这样的场外交易软件,用户自己评估风险、挂单卖币。目前已有国内比特币平台涉足这一领域。

  而更多的人还是希望降低风险平安套现,把比特币拿到国外可兑换法币的交易平台出售,再将所得美元收入最终转入国内人民币账户,完成兑现并赚取差价。

  这种转战海外的交易方式被玩家称为“搬砖”。

  比特币“西游之路”上,老炮和韭菜回到同一起跑线。但面对新的技术与知识壁垒,比特币的“西游”之旅注定关卡重重,投机不再是容易的事。

  很大程度上,中小投资者的比特币海外交易还停留在构想层面。虚拟货币市场的兑换汇差变化、国外交易平台认证程序、电子钱包绑定风险、以及提币的繁复环节与多项手续扣费,都成为一道道很难跨越的关卡。 

  第一关:组织、平台和骗子

  黄鹏告诉自己,不能错过比特币的第二次机遇。即将过去的夏天,黄鹏赶上了最后一波泡沫,“挣到了半个年终奖”,他说, “第一次机会没早抓,第二次机会不能错过了。”  

  监管层的风暴让黄鹏窃喜,他认为玩家基本都站在了同一个段位上,瞄着国内国外的币差,“谁的砖搬的漂亮,谁就赚了。”

  此前,黄鹏加了“小秘圈”,下载了知识星球,铺垫了海外交易市场的信息情况。“还是不能脱离群众”,黄鹏很快产生交流的需要,于是他走到了转场第一关——“找组织”。

  QQ、微信等国内主流通讯工具上的场外交易群入不了黄鹏的眼。“上面多是发问的,没有带头大哥。”黄鹏想进“telegram”,一种国外的即时通讯工具,私密性好,更方便币圈投资者交流。他告诉腾讯深网,安装telegram需要翻越简单的技术壁垒,进入这个圈子后更容易“玩”场外市场。

  黄鹏很快在telegram上找到了各路组织。令他惊喜的是,通过网络搜索相关群链接,就可以在telegram上直接添加进群。

  根据场外群里的讨论内容,黄鹏首先瞄准了一家平台coinbase,这是一家正规的可提现平台。黄鹏提交了护照信息(认证环节的必要选项),此后反复历经照片提交不通过、下载google认证APP失败,耗时2个多小时完成了认证工作。

  当终于走到“添加支付方式(payment method)”的步骤时,黄鹏的coinbase网站界面弹出了一个窗口,提示中国买家没有资格进行此操作。黄鹏很气愤,觉得自己被骗了,“telegram里也什么人都有,很多人自己不投入时间成本,就是抛出诱饵,然后来问你结果。” 

  他不是唯一被骗的人。老炮阿金告诉腾讯深网,群里有投资人问“BITTREX的美元怎么提现?”,随后就有人说了句招商银行香港一卡通可行。“我真的信了,还跑去问招商银行的客服,结果发现行不通。” 

  BITTREX是首批获得美国纽约州比特币牌照的平台机构。目前,这家公司并不提供法币与虚拟货币的买卖业务,仅支持币币交易,添加的也是电子钱包类产品。根据官网内容,此前的电汇等服务都取消了。

  阿金感到吃力。他坦言,尽管在币圈闯荡很久,不过海外场需要太多新知识,“不仅要精明,还要英语好,有各种知识储备。”此前阿金也加上了telegram,凭着职业经验很容易看出telegram里的作妖犯:装大尾巴狼的、搅浑水的、还有那些声称韩国代办人民币的掮客,“这种掮客行骗成本太低,肯定有韭菜跌上面。”

  让阿金失望的是,一直没看到“带头大哥”的身影。实战派黄鹏准备做自己的“大哥”。“感觉这么多年读的书还是能用上”,黄鹏英语不错,又是计算机研究生的出身,这些都是玩海外场的“硬装备。”他坦诚,此前入行晚,没有先发优势,“现在监管风暴骤来,大家都很茫然,壁垒多,是搬砖的好时候。”

  第二关:登陆、套现

  黄鹏最终找到了自己的“普利茅斯”,“就是之前的btc-e,我瞄上了它的新分身——wex.nz。” 选择wex.nz“登陆”,是一步险棋。

  2017年7月底,美国金融犯罪执法网络(FinCEN)对比特币交易平台BTC-e处以1.1亿美元的罚金。据悉,BTC-e违反美国反洗钱(AML)相关法律,利用虚拟货币交易与犯罪人员串通,从事勒索软件、计算机黑客攻击、隐瞒盗贼身份、谋划退税诈骗活动、毒品交易等。

  BTC-e是一个法币与虚拟货币的兑换网站。2011年至2014年期间,该网站盗取了总价2.96亿美元的比特币,受害者包括世界最大比特币交易商Mr.Gox。被处罚后不久,BTC-e的官网就关闭了。

  Wex.nz被看作是BTC-e的”转世”。在其官网首页的右侧交流群,如今交替出现中、英、俄三种语言,基本上都是欢迎外国友人加群的邀请内容,以交流提币信息为目的。该网站声称有三种有四种优势:自动模式下交易、24小时附加美元存款、即时存取、美金提款72小时内。

  选择这样一个平台登陆,黄鹏有着自己的考量。

  “注册很方便,验证码都不用。”黄鹏说,在所有的尝试中,wex.nz的注册最方便,认证流程简单,无需重复填写,时间投入少。“最关键的是中国用户可以在网站上直接进行提币。”黄鹏对腾讯科技表示,他并不看好wex.nz的信誉,“很多正规平台已经向中国关门了,或者设置复杂认证程序,只好走捷径。”

  但在这条“捷径”前方,还将有4个关卡等着他的比特币,每过一关,就要上交一笔手续费,套现收益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缩水。

  第三关:失血归途

  黄鹏的搬砖之路,可谓一条失血归途:层层手续费、低私人汇率、汇兑损益……

  比特币每过一卡,就得被割一回肉。

  在Wex.nz上,黄鹏以4106美元的价格卖出一枚比特币,这枚币是他几日前从国内交易平台上提到私人钱包的,价格为21500元人民币。扣除0.2%的交易费用(8.2美元)后,黄鹏实际得到4097.8美元,第一笔手续费开始产生。

  变现法币后,黄鹏要把钱从Wex.nz提到自己的美国账户上。网站留给他的选择有三个:wex.nz code,AD Cash以及Perfect Money,第一个是网站自有,手续费为0%,后两个是第三方的电子钱包,手续费均为5.5%。

  黄鹏选择了Perfect Money,第二笔手续费支出产生,共计为225.4美元(PM USD),他还剩下3872.4美元。

  Perfect Money是电子钱包,不同国家的用户可以关联自己的账户,再进行买卖行为。目前Perfect Money(包括AD Cash)不能直接关联银联账户,从Perfect money到国内账户,之间绕不开“exchange”的关卡。而早在2012年,Perfect Money的用户在充值时还可以关联银联账户。

  黄鹏告诉腾讯深网,Perfect Money和很多exchange都有合作,可以把钱转到exchange上,之后由exchange打入个人的支付宝或者银行卡账户。 

  根据perfect Money的提币规定,认证用户的提币手续费为0.5%,未实名认证用户的提币手续费为1.99%,黄鹏属于未认证用户,这样完成了第三笔手续费支出,为77.1美元,还剩3795.3美元。

  黄鹏使用的exchange“第一兑换网”,网站支持关联支付宝、银行卡,提取到银行卡一般需要2个小时,最快10分钟到账。手续费仅为1%,50元封顶。

  “exchange兑换网站有手续费就算了,可怕的是极低的汇率。”黄鹏说。

  在与客服的聊天中,腾讯深网得知每一次可以提取的限额为10000人民币,提取数量按照1 美元(PM USD):6.2元(人民币)的标准进行。当日,美元兑人民币的国际中间价为1:6.59。

  黄鹏手中的PM USD最终以23480.9元人民币的形式回到了自己的支付宝中,手续费支出为50元,汇率造成的损失为1465元。第四笔手续费和汇率损失产生。

  当黄鹏从国内交易平台提币到私人钱包时,比特币在国内主要交易平台价格为21500元。一番西游之旅后,黄鹏的比特币折现为23480.9元,搬砖套利1980.9元,期间在各个关卡损失共计318.9美元和1515元人民币,按照中国银行美元买入汇率折算后共计损失3559.4元人民币。 

  “其实不如就场外交易了,搬砖套利过程还是受限太多。”当日,国内流行的场外交易网站coincola的交易价格为1Btc兑换23000元人民币左右。黄鹏发出了上述感慨。

  不同于普通钱包提供的社交服务以及纯线下交易,coincola这样的场外交易平台,类似于一个平台上的P2P交易。

  卖家挂单之前,要将相应的虚拟货币提交到coincola平台钱包上,一旦有买家应单,平台会先冻结卖家的虚拟货币,待买家以微信、支付宝等支付形式,把人民币成功打给卖家后,平台会将对应虚拟货币划拨给买家。

  某ICO项目人士告诉腾讯深网,他对coincola这类场外社交平台的态度已经开始扭转,抱着试试的心态来体验。他认为,尽量别留比特币在这类法人实体模糊的平台上,可以做些蜻蜓点水的尝试。对于搬砖,他认为目前还是有操作空间的,毕竟信息不对称。

  黄鹏不再这样想。“一趟折腾下来,太费时间,影响私人生活。除非是大额的,不然还是场外交易更方便。”他对腾讯深网表示, “前后花费了3个多工作日的时间,才那么点利润,换算成时薪太低了。”

  场外交易和海外ICO

  黄鹏不想再折腾了,决定放着比特币等待下一个波峰。

  老T目前也是这个打算。作为一个富有极客精神的币圈老炮,老T前些天在群里分享了一篇文章,大意是比特币被腰斩上百次还未消失。他告诉腾讯深网,自己先稳住,多收集行情,未来还是会上浮。

  前述ICO项目人士也依然充满信心。他告诉腾讯深网,长远来看肯定会涨上去,值得继续持有。

  此前已经空仓的玩家阿诚,近日办了香港的银行户头,仍在继续瞄准市场走向。

  “海外ICO也需要很好的英语和计算机知识背景”,黄鹏不想再折腾比特币了,“关注这块可能比搬砖更有奔头。”

  量子链给了黄鹏希望。“9月5日,七部委下文第二天,很多都跌了,量子链日成交额居然将近5215 万元,在上涨。”黄鹏告诉腾讯深网,在海外的比特币圈游走了几日,觉得ICO市场比国内要更真实理性。

  目前黄鹏还攥着一些ICO项目的代币,“很多二级市场买来的,原价退毫无意义。”

  黄鹏在telegram上见到了很多“战友”,开始游走在UG Chain、All coin、币安等多个ICO项目与平台方群,也加入了Ripple XRP这样全英文讨论群组。

  他告诉腾讯深网,圈子有人说孙宇晨的团队去了韩国,自己对海外ICO还是有期待的。

  除了项目方,平台也在扩容海外业务。

  知名比特币交易平台比特币世界就涉足类似coincola的场外社交业务。腾讯深网发现,登录该网站无需VPN,注册与认证也相对简单,无需提供护照,尚未排除中国用户。一位业内人士对腾讯深网表示,“该网站主体大概率是在海外注册的。”

  9月前后,包括中国在内的主流国家相继掀起针对比特币市场的监管风暴。9月12日,日经新闻报道称日本政府预计将在10月份颁布针对数字虚拟货币交易的监管规定,内容涉及虚拟货币账户规定、如何界定ICO。

  更早的8月份,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在一份信函中称,由于交易的匿名性,ICO在洗钱与恐怖分子金融风险面前易受利用,巨额钱财可以短时间内完成转移。MAS称,如果数字代币被认定为受用于新加坡证券财富相关规定的产品,将规定其定价标准。

  美国的监管也呈现出从严趋势。SEC已经在官网放挂出了针对代币投资者的指导内容。值得注意的是,一些被SEC列为买家考虑因素的条款,是认定投资骗局的衡量标准。此前,SEC已经规定,想要发行代币融资的公司,必须在遵循联邦证券法的框架下,按步实施。

  面对ICO的全球合围之势,黄鹏也有隐忧:将来国外ICO市场会不会把中国用户隔离在外?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